勿相离

繁体版 简体版
勿相离 > 震惊傻子嫡女开着战斗机上战场了 > 第19章 你在打她的注意

第19章 你在打她的注意

“殿下这么晚来可是放本公子出去的?”

乞丐男人慵懒随意的靠坐在板床上,静静的注视着出现在暗室的幽王殿下。

宫宸予只是扫了一眼,当目光落在桌上明显用过的茶杯时,桃花眼晦暗不明。

接着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骨节分明的大手突然把玩着桌上的那个杯子。

乞丐男放在内侧的手下意识的蜷了蜷,姿态轻松的也走过来坐下。

拿起茶壶给另一个新杯子里倒了水,推向宫宸予的同时随意说了句,“夜间有些干咳便起来喝了杯水。”

宫宸予没有应声,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眼底掠过一抹杀气。

在乞丐男还未反应过来时,他一个闪身带着强大的嗜血杀气已经出现在柜子后。

乞丐男顿感不妙,飞速跟上,脑子运转着如何为南沫开脱的时候。

却发现柜子后面什么都没有,鹤眼里的诧异一闪而过,提着的心也瞬间放下。

来不及思索明明在柜子背后的南沫为何突然不见了。

神态漫不经心道,“殿下,这柜子有问题?”

宫宸予桃花眼里的杀气消失,但隐隐的警惕却并未松散。

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声音更是听不出什么情绪,“你紧张什么?”

乞丐男翻了个白眼,所问非所答,“本公子有何紧张的!”

然后转身往桌子旁走去,只是转身后的他明显的松了口气。

宫宸予将柜子以及周围都扫视了一遍,确定暗室没有隐匿任何人后,这才回到桌子旁淡漠的靠坐在那。

而刚刚藏在柜子后面的南沫,此刻身体正隐匿在一道黑暗的缝隙里,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到。

她还没来得及问狗子她所处的地方是哪,就听到狗子传音:【主人,您还好吗?】

“我这是在哪?”

【本狗子原身裂开的缝隙内。】

这话着实让南沫诧异,“灵位牌上的缝隙?”

狗子连连点头:【主人,在刚刚那道强大的威压靠近时,我的原身突然有了感应,所以察觉到主人面临危险那一刻,下意识的将主人隐匿在裂缝内。】

黑暗中的南沫凤眸一片漆黑,从穿越到这方世界,狗子原身因为损坏所以从未有过任何的反应。

但在刚刚却因为那道强大的威压有了感应,眸色暗了暗。

在缝隙里,她看不到暗室里的一切,但能听到声音。

所以知道携带这股强大威压之人乃是大夏国的战神幽王宫宸予。

“狗子,你说有没有可能你的原身跟宫宸予有关系?”

【如主人猜测的一样,狗子也觉得幽王的气息应该是有助于我的原身恢复,刚刚他靠近柜子时,我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南沫深思片刻,“离开后,找个机会咱们试试。”

就在这时,暗室里乞丐男的声音响起,“殿下这个时候来,可是鱼儿上钩了?”

宫宸予幽沉的眸子毫无波澜,“明日你就可以离开。”

乞丐男明显的蹙了蹙眉,“出意外了?”

宫宸予端起杯子抿了一口,下颚线紧绷,半晌才开口,“对方太狡猾并未上钩,但也有其他收获。”

放下杯子,一双桃花眼看向乞丐男,“望月楼算是对方一个隐秘的联络点。”

听到望月楼这个名字,乞丐男神色严肃,“据我所知你那个养子可是望月楼的常客,而且跟望月楼的头牌关系匪浅。”

宫宸予放在桌子上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叩击了几下。

抬眸时,眼神变得比刚才幽暗了些,“这个养子废了。”

“确定宫湛成了对方的爪牙?”

乞丐男一双鹤眼急切的神色似在着急的等待回答。

这让宫宸予那双桃花眼一沉,薄唇轻启,“你好像很希望本王的养子出事?”

乞丐男摇着头,但他那双鹤眼里的笑却出卖了他。

见宫宸予的神色越发冷了,便不再掩饰,脸上笑意浓浓中带着一丝谄媚。

试探性的问了句,“殿下觉得我如何?”

宫宸予盯着他眸色极深,犹如深不见底的寒潭,突然间噌的一下起身。

“楚云舟,你不会想要做本王的养子吧?”

楚云舟鹤眼锃亮,“不行吗?”

宫宸予像是听到了好笑的事情,一双桃花眼倏尔绽出危险的光芒,“看来你们楚家的野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