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相离

繁体版 简体版
勿相离 > 惨死重生一路杀疯,太子他看红了眼! > 第40章 一百万两

第40章 一百万两

这门人,以权势压人,那她便压回去,看是谁压得过谁。

门人慌了,他跟在都统府姑娘身边跟习惯了,对人毫不客气,以为有都统府的威严罩着,想怎么来就怎么来,让他差点忘了,可不是所有的府第都比不过都统府。

前几日,都统府姑娘打了陈家的大姑娘,结果陈家一声不吭,他就以为,陈家比不过都统府,连带着,今日这陈家二姑娘上门,他照样是瞧不起。

可他怎么会知道,陈家选择息事宁人,不是陈家没有都统府权势大,而是因为打的是要被陈家送往庄子的大姑娘。

门人开始求饶:“二姑娘您莫要怪罪,小的这就进去给您通报。”

陈原昔平静地点了点头。

待门人走远了,绿竹才回过神来,她吸了吸鼻子,得亏姑娘来了,不然那个门人得高傲成什么模样。

不出一会儿,那个门人回来了,他极度讨好,露出一个抱歉的笑来:“实在是对不住了陈二姑娘,我们姑娘说她不见。”

陈原昔面色没有什么变化,她淡淡道:“你去与你们姑娘说,我是来帮她的,我可以治她的病。”

“我们姑娘可没病,陈二姑娘你莫要乱说。”

门人表面笑着,实则内心惊讶不已,陈二姑娘是怎么知道他们姑娘有病的,明明这件事府里上下瞒得很,曾有一个嘴碎的说漏了嘴活生生被姑娘打死了。

想到这,他浑身都冒起了冷汗。

“你只管去说便是,难道你家姑娘的病情是可以耽误下去的吗?”

门人不作他想,他转身又跑进了府里,陈二姑娘知道姑娘病了的这件事,要是姑娘怪罪下来,那也不是他的事。

这一回,门人出来了,不过他是跟在都统府姑娘的身后出来的。

“韦姑娘,好久不见。”

陈原昔率先开了口。

韦千娇克制住怒火,她冷声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原昔一脸平静:“我怎么知道的你不用管,关键是我可以治你的病。”

她顿了顿,继续道:“你就不期待自己病好的那一天么?”

韦千娇将信将疑地看着陈原昔,她眯了眯眼,“我要如何信你?”

“这里说不方便,韦姑娘可以让我进去详谈吗?”

“进来吧。”

韦千娇没有犹豫,她转身,进了府。

陈原昔提着裙摆走了进去。

将陈原昔带到一处凉亭,她停了下来,斜视陈原昔,“你可以说了。”

“我给你开一方药,到时候让人送药来,你喝了药,病也就好了。”

韦千娇疑虑地盯着她:“你为何要帮我?

前几日我当街打了你庶姐,今日你就上府来帮我,怎么,你是来感谢我的?”

陈原昔:“……”

“可也不对,我记得你与你那个庶姐关系好得很……那你是有何目的?”

韦千娇一脸警惕地看着陈原昔,不相信她是真心要帮自己。

陈原昔漫不经心道:“我与陈清欢的关系可不好,要是可以的话,我还希望你多打她两鞭子。”

韦千娇看着她,忽的笑了,她玩味道:“经年不见,你倒是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不过——你会这样想,还挺符合本姑娘的性子。”

韦千娇对她的态度好了点。

“看在你愿意帮我的份上,改日我再替你去教训教训你那个庶姐如何?正好教教她要如何做人……”

韦千娇把玩着腰间的长鞭,笑出了声。

这般大胆的行为不由让绿竹侧目,她暗道,这都统府的姑娘,莫不是个变态吧?

然而陈原昔是淡声拒绝了她:“大可不必,毕竟我不是无偿帮韦姑娘的。”

她的话,令韦千娇收了笑,她侧头:“那你想要什么,银钱吗?”

陈原昔颔首。

韦千娇见状,她无所谓开口:“说吧,你想要多少?”

她最不缺的就是钱,她父亲就她一个女儿,什么好的都往她院里送,陈原昔要是寻什么宝物,她或许要犹豫一二,可若是银钱,那就问到她心坎上了。

只见陈原昔面色平静,她伸出一跟手指:“一百万两纹银。”

“什么,一百万两!”

韦千娇脱口而出。

“你管我要一百万两,你知道一百万两是什么概念吗?”

“怎么,韦姑娘出不起吗?”

陈原昔问了句,她波澜不惊的神色,随意的口气,就好像她说的不是一百万两,而是一两银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