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相离

繁体版 简体版
勿相离 > 大小姐作死,联姻对象来赎人 > 第202章 搂紧我

第202章 搂紧我

男人的声线又低又哑,身上也控制不住开始发烫。

这种状态,姜若礼再熟悉不过。

“走开啦你,快点抱我去洗澡,我困了,要休息!”

洁白无瑕的手臂大大张开,一边喊着让人走开,一边又娇声娇气要裴子归抱,真是拿她没办法。

“刚才不是很有精力吗?这会儿又困了?”

裴子归站在床边不动,嘴角挂着意味不明的笑。

娇气包的手朝着他大大张开,这一幕,像极了他们新婚那一晚,醉了酒的小姑娘也是这样让他抱着去卸妆洗澡。

思绪过往,突然,一团软绵绵的东西扑进了自己怀中。熟悉的荔枝玫瑰香味扑面而来,裴子归下意识把人稳稳抱牢。

原来是嫌弃男人久久没动静,姜若礼主动扑了上来。

“快点,要洗澡。”

裴子归眼底的笑意展开,整张脸都充斥着愉悦。那晚是醉酒,而如今,他的小娇气包已经能很自然地扑向他撒娇。

“叫我一声就抱你去。”

姜若礼信手拈来:“老公老公老公,行了吧!快一点啦,我困了。”

她打了个哈欠,眸子水汪汪的,笼罩了一层雾气。

裴子归浑身都被她一声声老公叫软了,除了某处。

他转身,抱着怀中的玫瑰走进浴室。

没过一会儿,红色的裙子被脱了下来,几十万的高定就那么随意被丢弃在卫生间的地上。

雾气蒸腾,扑红了女人的脸。

……

……

深夜的江城郊区,空旷无人的街道马路,机车的轰鸣声如风一般飞驰而过。

机车上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头盔,而他身后,一个女人戴着白色的头盔,被一件黑色大衣盖住身躯,藏在宽大袖子里的小手牢牢地圈住男人的腰。

“把手放进来。”

夜晚风大,就这么吹着,冷风难免通过袖口透进去。黎彦舟抓着沈知嫣的手塞进了自己的外套口袋里。

“还冷吗?”

沈知嫣的脸紧紧靠着男人宽阔的后背,诚实地摇了摇头。

“不冷。”

上车前她就被黎彦舟的一件大衣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出里面穿了什么,哪里会冷。就连这个头盔都紧得要命,一点儿风都透不进来。

沈知嫣从未设想过黎彦舟会骑机车,而且还是重型机车,还开得这么好。

不得不承认,男人戴上头盔,长腿一迈,轰动油门试骑的那一刻,简直帅呆了。

不过自己就没那么帅气了,一开始她是被黎彦舟抱上车的。

并且由于是第一次坐机车,沈知嫣略显局促。即使被黎彦舟放上了后座,仍然没什么安全感就怕倒下来,一个劲儿地催着男人快上车。

“bb,一会儿抱紧我。”

晚风吹动了男人的西装衣摆,夜色中,他嘴角微微上扬,潇洒迈腿,轻轻松松就上了车。

黎彦舟霸道地把沈知嫣的双手环在自己腰间,“搂好。”

一声轰鸣,ducati panigale v4.应声而出,如一头开了笼子的野兽。

晚风肆意,就那么驰骋在寂静无人的城市角落,唯一的依靠是他。

若是时间能静止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带着沈知嫣骑了一圈,黎彦舟把车停到了一处湖边,先行下了车。

他把手搭放在机车座椅上,将沈知嫣半圈入怀,虽然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碰到她,但是每一个毛孔都在关注着女人的安全。

他有足够的自信确保她不会摔。

因为双脚无法触地,沈知嫣横坐在机车后座,有些手足无措,说话的声音也染上了不自知的娇。

“黎彦舟,你放我下来呀。”

他没说话,视线落在柔软嫣红的唇上,喉结滚动,瞬间,低头吻了下来,座椅上的手也终于揽住了心心念念的那一抹腰肢。

大概这种运动的确会激发肾上腺素飙升,以及多巴胺的分泌。

至少,此时此刻,他只想吻她。

万籁俱静,耳边只有风声,风儿吹过,吹落摇摇欲坠的枯黄树叶,掉在沈知嫣的肩头。

黎彦舟轻轻替她拂去,像是无事发生。他认真而专注地吻着坐在机车上的女人,细碎而温柔,如同对待稀世珍宝。

风不算小,吹动了男人的碎发。

沈知嫣带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