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相离

繁体版 简体版
勿相离 > 重生归来,禁欲死敌他抱我回家宠 > 第229章 又见面了,宋太太

第229章 又见面了,宋太太

康复后的半年,贺冕开始偷偷调查当年的爆炸,幕后的人是宋墨渊无疑了。

可是那几天贺冕的行踪都是隐秘的,宋墨渊想要动手根本没有可能,唯一的可能就是梁若诗。

他联系过的人只有梁若诗,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的人也只有她。

再后来,茱萸把近一年有关梁若诗的事情统统告诉贺冕。

从他的死讯传出后,梁若诗高调的和宋墨渊举办婚礼,在婚礼现场十指相扣,激情拥吻。

以及婚后不久传出有孕的消息,茱萸还特意去派人查了梁若诗的产检资料,根据孩子的月份判断,那个孩子只可能是宋墨渊的。

除了孩子,德嘉被梁氏收购,梁氏的地位一跃成为了云海市的前五。

这一桩桩,一件件,全都在述说一个血淋淋的事实。

自始至终,梁若诗都是在利用他,她是宋墨渊安插在贺冕身边的奸细。

而且宋墨渊早就知道了贺冕的真实身份,十几年前,云海市首屈一指的富商贺家的独子。

当年贺家破产,贺冕的父亲因财务问题入狱,病死在里面,母亲也跳楼自杀了,留下年仅十二岁的贺冕独自一人。

贺冕为什么会来到云海市,因为,当年害得贺家破产,害得他家破人亡的人正是宋墨渊的父亲。

宋墨渊的父亲不在了,可宋墨渊在,他便是贺冕要报复的对象。

茱萸悄悄看了看他,没直说,“老大,你为什么这么问?”

明明都把那个女人忘了。

“因为看见她难过,我会心疼。”

轻飘飘的一句话,分量却是及重的。

及时把她忘了,及时她做了那么多不可原谅的事情,贺冕还是会被她左右情绪。

除了爱她及深,贺冕找不到别的理由。

茱萸没有说话,只是微微蹙眉,加快了车速。

这边,梁若诗是怎么回去的,她都不清楚。

梁若诗满脑子都是贺冕那张脸,他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个态度,为什么要说这么决绝的话?

这一年发生了什么?他是不爱她了吗?

梁若诗胡思乱想,坐立不安,她都没有问清楚,他就走了。

想了想,梁若诗给肖宝打去了电话。

在肖宝得知贺冕还活着的消息,震惊程度绝对不亚于梁若诗。

“我去,你确定自己看见的是活的?”

“确定以及肯定,他身体是热的,身上的味道都和原来是一样的。”

“天呀,我的天呀,小说情节现实上演了啊。可他既然活着,为什么不来找你?”

梁若诗有些颓废,“我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和面对我的态度也变了,很冷漠,好像对待陌生人一样。”

肖宝分析,“有没有可能贺冕是误会你了,毕竟他“前脚死”你后脚就和宋墨渊办婚礼,还弄出个孩子来,换做是我,我也一定会多想的。”

“是这样吗?”

“我觉得应该是,对了,你和贺冕解释了吗?”

“没机会。”

“大姐啊,那你见到人家都说啥了?正事一句没提?”

当时她太激动了,只想诉说对贺冕的思念,什么都忘到脑后了。

可万万没想到,贺冕对她完全冷处理。

梁若诗的情绪亢奋起来,“我应该去找他,把话说清楚。对,他一定是误会我了,才会这样对我的。不说了,我现在就去找他。”

风风火火,不过脑子。

梁若诗匆匆挂了电话,又重新穿上衣服,直接出了门。

可云海市这么大,去哪里找他?

尝试拨了贺冕以前的手机号,已经是空号了,坐在车里,梁若诗又给庄总打去电话。

“梁小姐,这么晚了,有事吗?”

“庄总,您能不把贺总的号码给我一下吗?我找他有急事。”

庄总想了想,“梁小姐,您和贺总以前的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贺总若是不想让您联系他,我也不好帮这个忙,您也别难为我了。”

“庄总,麻烦您行个方便,我是真的找他有急事。”

“梁小姐,有些话其实不该我说的,您和贺总的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不如就算了,您好好和宋总过你们的日子,贺总也有自己的生活,互不打扰,岁月静好。”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庄总不愿意帮忙那就多说无益。

“不好意思,打扰庄总了。”

梁若诗把手机扔下,茫茫黑夜,她无去无从,世界如此繁华,她却觉得如此孤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