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相离

繁体版 简体版
勿相离 > 二嫁当天,主母偷怀摄政王双胎 > 第236章 愤怒的云燕

第236章 愤怒的云燕

正巧,夏可柔也看到了他们。

于是脱离贵女人群,款步走来。

“柔儿,给父亲请安,四妹妹好。”

成锦瑟有些吃惊,夏可柔这是吃错了什么药,竟然向自己行礼?

一旁的夏正秋也是十分惊讶。

难不成这一段家庙生活,让这个二女儿改过自新了吗?

到底还是亲生的,怎么可能真的狠心舍得。

夏正秋的眼睛里渐渐有了些欣慰之色。

“你不是应该在家庙吗?怎么会在此?”

他压低了声音问道。

“父亲,女儿原本一直都在家庙中潜心礼佛,只是前几日收到了曦月郡主的请帖。”

“您也知道,女儿和曦月郡主本就有些手帕之交,她成婚女儿又怎么能缺席呢。”

闻言夏正秋略一点头,“说的也是,那你和容嫣去女宾席吧。”

“是父亲。”

从头至尾夏可柔都表现得十分温顺,同之前完全不一样。

事出反常必有妖,成锦瑟留了个心眼。

“四妹妹最近是身体不适吗?为何脸色如此苍白?”

她说着,双手轻扶上成锦瑟的手。

“呀!手怎的这么冷,快将我的汤婆子拿来,给妹妹焐上。”

夏可柔关怀备至的样子,让成锦瑟感觉到十分不适。

她接过其婢女递来的汤婆子,美眸上挑,一眨不眨看着她。

见状夏可柔问道:“妹妹如此看我作甚?”

“这里没有旁人,你又何必伪装。”

成锦瑟声音淡淡的,一双眼睛透着能洞悉一切的光。

看得夏可柔面色一滞,可转而便恢复了正常。

“妹妹这可就是误会我了,这些日子我潜心向佛,好些事也都想开了。”

“世间之事,因果循环。姐姐落得如今这般下场也都是我咎由自取。”

“姐姐这辈子已经就这样了,如果再失了家人,那才是真的愚蠢。纵使之前与你恩怨重重。”

“可说到底我们是同根,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液,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妹妹可能原谅姐姐?”

她说着,已经将一杯热茶递了过来。

成锦瑟盯着那杯茶,一动未动。

见状四周好些名门贵女们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这庶出的倒是比嫡出的更金贵了。”

“就是,说到底都是姐妹,怎么能如此狠心。”

……

就在僵持之际,就见一修长美手径直伸了过来,劫走了夏可柔手中的那杯茶。

成锦瑟转头就看见,专属于廖云燕那张英气却不失美感的脸。

她今日穿了一身红白配色的长袍,若不是袖子处设计的宽松大气,看起来就同那骑装无异了。

这就是她廖云燕的风格。

是遨游在天际的海东青啊!

自上次被劫,两人还是第一次见面,据说廖云燕也受了些伤。

但并不是被那些人打的,而是她逃走时跌下了山崖。

“刚好本将军口渴了,既然你们都不喝,那我就喝了!”

语罢她将手中茶杯一饮而尽。

那动作潇洒利落,在众多以柔弱为美的贵女中,独树一帜。

成锦瑟见状有些慌乱,因为她还没确认那杯茶到底有没有问题。

可看廖云燕的状态,应该没有什么事。

夏可柔见此情景,也不恼怒,而是让开了位置,给两人叙旧。

而她自己则是退到了一旁的众女之中。

偶尔看向成锦瑟,也是一脸的笑意。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廖云燕不由出声调侃,“你这二姐与你不是势不两立吗?今日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吃错药了?”

成锦瑟摇摇头,她也不是很明白。

可就在这时候,成锦瑟只觉一阵怪味涌入鼻腔,胃里瞬间翻江倒海起来。

月娘见状忙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酸枣子,给她含了一颗。

这才止住了反胃。

“你这是怎么了?”

廖云燕出声问道。

“无妨,只是些小毛病。”

成锦瑟低头用帕子拭着眼角的眼泪。

可早上还干干净净的帕子,也不知道沾染了什么,竟会如此辣眼。

一时间她双眼通红,看起来就好像刚刚哭过一样。

之前她出事被宇文渊接回家,本就流言蜚语满天飞了。

可这时候又发现她双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