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相离

繁体版 简体版
勿相离 > 快穿:炮灰不认命,不做垫脚石 > 第42章 种田文中的六元及第状元郎28

第42章 种田文中的六元及第状元郎28

她只答道:“臣一如往昔。”

从始至终她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那个少年讨一个公道。此外若能造福百姓,也是幸事。

刑部大牢。

“行了,你出去吧。”

“这就是你和本王说话的态度?”穆渊寒声道。

“本王?”狱卒嗤笑一声,“还本王呢,如今你不过是一介庶民,还敢自称本王。”

“什么?”穆渊怀疑自己听错了,猛的掐住狱卒的脖子厉声问道:“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你也是庶民……”狱卒不断挣扎着。

“狗奴才,胡说八道!”

就在狱卒快要被掐死时,幸好其他狱卒赶来将其救下,然后穆渊被赶出了大牢。

“庶民?怎么可能?”穆渊难以置信,可他出了大牢无一人接他,这让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疯了一样的跑向安王府,然而门上却上了封条。

穆渊目眦欲裂,疯狂的想上去扯掉封条,一道嘲弄的声音让他顿住了脚步。

“哟,啧啧,看看这是谁啊?这不是通敌叛国的安王爷吗?”

“你说什么?”穆渊突然冲过去揪住了景王的衣领,然而很快就被景王的人给拉开。

“穆渊,你以为你还是呼风唤雨的王爷?呸!一介庶民也胆敢冒犯本王,给本王打!往死里打!”

听此,景王的人毫不留情的对穆渊拳脚相加。

很快穆渊被打的吐了血,眼看人已经奄奄一息时,“景王殿下此番怕是不妥吧。”

姜与乐从人群中走出,小伍紧随其后。

“原来是沈大人。”景王挑眉,突然想起来什么好笑的似的,笑道:“说来老三有今天可还是拜沈大人所赐。”

原本虚弱的穆渊听到此话猛地看向姜与乐。他只知道御史大夫呈了信上了折子,但从没想过背后之人是姜与乐。

“下官不过是顺势而为,秉公办理罢了。”姜与乐不接茬,而是说道:“景王刚平息了皇上的怒火,可别再弄出人命,不然下官少不得要为民申冤!”

姜与乐势大,景王刚断手臂不敢贸然和她对上,愤恨的看了她一眼,冷声道:“走!”

如此穆渊总算有了喘息的机会。

“找人将他送到柳府。”有情人当然要终成眷属。

“是。”

很快柳府后院就出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幸好以前穆渊经常来柳府,被下人一眼认出并通知了柳明珠,不然恐怕得被扔到死人堆去。

柳明珠见了血肉模糊的穆渊有些嫌弃,但毕竟是皇上的儿子,万一哪天翻了身,所以想了想将他留了下来。

“明珠,本王只有你了,咳咳……”穆渊一阵咳嗽,柳明珠偷偷撇了撇嘴。

转头却温柔笑道:“渊哥哥,我在外有一处小院,我让人送你先过去修养。府中人多眼杂,若是传了出去,恐怕爹爹饶不了我。”

“明珠想的周到,那便如此吧。”穆渊一脸感动。

若是往日他定会大骂柳侍郎一通,如今却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穆渊被送走,柳明珠才松了一口气。这样她既不得罪穆渊,又不用亲自伺候,偶尔去看看就行。

姜与乐得了消息后也不在意,只要穆渊别死太快。

此事过后,皇帝肉眼可见的日渐虚弱,到了后来只能躺在床上。

令朝野震惊的是皇帝抛弃了景王选择了让姜与乐暂时主持朝政。

“爱卿。”

“臣在。”姜与乐跪在皇帝的病床前。

“朕,能信你吗?”皇帝的眼睛混浊的眼睛难得有了些光亮,死死地盯着姜与乐。

她知道这个皇帝已经时日无多。多年操劳,年纪大了身子愈发不好,又在接连的打击下没了精气神。

姜与乐叹息道:“皇上,臣说过,臣一如往昔。”不管是复仇还是忠于国家百姓。

“好,你去见见老四和老五吧。”皇帝闭上了眼睛,余总管领着姜与乐去了后宫。

穆渊乃宫女所生,景王母妃也早已去世,皇后则一生无子,母族最厉害的反而是五皇子,但最高也不过兵部郎中。

很明显皇帝早就预防外戚专权的可能,只是没成想最后等来了姜与乐。

“你是谁?”男孩七岁左右,却已有威仪,只是眼中偶尔闪过的天真让人觉得他还是个孩子。

“五弟,跟谁说话呢?”过来的是十岁左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