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相离

繁体版 简体版
勿相离 > 快穿:炮灰不认命,不做垫脚石 > 第10章 庶女重生文中的侯府老夫人10

第10章 庶女重生文中的侯府老夫人10

“谁?”

陆蓉骇然回头,只见一道明黄身影从隔壁牢房走出,身后跟着愤怒的学子和萧慎等人。

“皇……皇上!”陆蓉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惊的腿下一软,差点直接栽倒在地上。

而陆忠此时已经恢复好情绪,恭敬的叩头道:“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陆爱卿不必多礼。”皇帝没有看陆蓉,而是直接对陆忠说道。

他还是很满意这个臣子的,不拉帮结派,纵使知道他看好太子,也没有着急的向太子称臣。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想失去这么一个贴心的下属。

“你怎么会在这里?”陆蓉又惊又怒,等意识到自己态度不对时,话已经说出口。

这个陆忠,竟然算计她!

皇帝这才有空搭理陆蓉,“朕若不是在这儿,怎能知道你一介庶女竟有如此野心。勾搭三皇子,算计太子和朕的肱骨之臣!”

“不,我没有!”陆蓉下意识的反驳道,慌乱的继续说道:“这都是他们的阴谋,对!都是他们为了害我!”

她甚至大言不惭的哭诉道:“皇上,您可要为我做主啊!您不知道侯府有多恶毒,还有太子,他德不配位!”

“哦?太子德不配位,那谁又配得上这个位置?”

皇帝神色莫名,难辨喜怒。可他身后的大臣看着陆蓉已经像看着一个死人。

而陆蓉支支吾吾半天愣是没说出个所以然,她的脑子经过刚才再怎么也清醒了。

莫说她和太子的纠结都是上辈子的事,就是这辈子,说出来皇帝也不可能帮着她。

“既然说不出证据,那你又何来此言论!”皇帝面颊紧绷,声音已经冷的如冬日寒霜。

很明显怒气已经在爆发的边缘。

陆蓉吓的跌坐了下来,下一秒又醒悟了似的跪着爬到皇帝的脚前,哭的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皇上,这一切都是三皇子逼臣女的。而且,若不是忠勇侯府对臣女无情无义,臣女又怎会受三皇子蛊惑?”

姜与乐若是在现场,定会叫一声好。一番话陆蓉把自己给推了个干净。

她是无辜的,是纯白的茉莉花,坏事都是别人干的,就算她做了坏事也是别人逼的。

这可真是没辜负她当初那句又毒又蠢啊。

三皇子再有不是,那也是皇帝的亲儿子,哪容的了陆蓉在这诋毁。

果然,皇帝怒极反笑,“呵呵,这样说来罪魁祸首都是我那不成器的老三了。”

陆蓉没有看见皇帝眼里隐忍的怒火,见此还以为皇帝听信了她的话。

忙惊喜的应道:“对!皇上,他狼子野心,这一切也是她逼着臣女做的,就是为了取代太子。”

“还有,臣女会预言,臣女可以帮您……”

“来人,堵了她的嘴!”皇帝厌恶的看着陆蓉,“把她压下去,免得继续妖言惑众!”

“唔唔唔……”陆蓉不甘的挣扎,但这里可没人能救她。

至于萧卓,她今日这番话,就算萧卓看重她“预言”的能力,恐怕也只想把她千刀万剐。

“皇上,是臣教女无方。”陆忠惭愧的低下了头。

“爱卿不必如此。那女子满嘴胡言,什么重生,什么预言,一派胡言!那副躯壳里说不定装的是哪个孤坟野鬼,你府上真正的小姐恐怕早就被她害死了。”

“皇兄所言极是。如果不是妖女,她又是怎么知道这次会试题目的。”萧慎赞同道。

只要能保住忠勇侯,不管真相到底是不是如此,都不重要了

“是啊,是啊。”其他大臣也连连附和道。

皇帝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们哪可能打皇帝的嘴。

况且这次舞弊案,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沾亲带故的人牵扯其中。

如今已经抓到凶手,他们又何必节外生枝呢。

“既然真相大白,那爱卿便是无罪,曲大人。”

“臣在!”

“这件事就交给你,务必还陆大人一个清白!”

“是!”曲溢之恭敬的应道。

皇帝的意思很明显了,接下来他只需要收集好在场学子和大臣的证词结案即可。

前几日兰茹还拜托他还陆忠一个真相,这下看来是用不上他了。

曲溢之动作很快,现场让学子们和大臣在证词上画了押,午膳前就结了案,昭告天下。

陆蓉自然是不认罪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