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相离

繁体版 简体版
勿相离 > 我辈女修当自强 > 第二十一章 年终考核(下)

第二十一章 年终考核(下)

众弟子爆发出一阵惊呼,先前那么多人,都仅仅只是合格,只这齐浩之一人,竟然得到了优异的成绩。

听着周围传来的羡慕和惊呼,齐浩之脸上隐隐有自得之色,再次冲着众管事一礼后,翩然跳下了演示台。

而他回到新弟子中后,迎接他的是其他弟子们的恭维和称赞。这一场灵剑术的演习,赫然为他赢下了许多声望。

毕竟在其他弟子连防御类灵器都买不起的时候,能够拥有一柄飞剑灵器,可以说是同阶修士无敌了。

毕竟用灵力凝结出来的灵气盾,纵然能够抵挡住火球术那样的术法,却挡不住飞剑一击。

许春娘皱起眉头,看得出来,齐浩之对于灵剑术绝对是下过一番苦工的,他的飞剑速度不慢,而且得极为灵巧。

“若是我被他的飞剑击中……”

许春娘下意识的想象了自己被飞剑击中的场景,她一没有防御术法,二没有防御灵器,别说被飞剑击中了,便是被火球术击中,都会去了半条命。

一时间,她神情凝重,不断思索着对策,甚至都没有心思去看下面的演示。

陆续有人上台进行术法演示,可看过方才的灵剑术后,众弟子只觉得其余术法已经平平无奇,甚至开始点评起这些术法。

“哈哈哈,这是什么术法?趴在地上,把自己伪装成一只大石头?”

“这应该是某种隐匿类术法吧,不过这样子也太难看了些。”

许春娘听得动静,稳了稳心神,朝台上看去,却见一名弟子以一种古怪的姿势趴在地上,周身萦绕着土黄色的灵气。在这些灵气的遮掩下,他整个人也影影绰绰起来,远远看去根本不起眼,就像是路边的一块石头。

只是他的修炼可能还不到家,多看几眼就能看出他的伪装。

“哈哈哈,这是什么垃圾术法,只要稍微走近,就能破除这种低级伪装!”

“学这个还不如学轻身术呢,被人打的时候还可以跑,这个术法太傻了,蹲在原地假装石头,搁这里掩耳盗铃呢。”

周围弟子散发出一阵哄笑。

许春娘却心思一动,对了,她怎么忘了轻身术了!

从齐浩之演习了灵剑术之后,她一直想着怎么防御飞剑,想了许久都没能想到办法,但若是不防御,选择躲闪呢?

许春娘越想越觉得可行,她现在的速度很难躲过飞剑,但若是学了身法类的术法,让自己的速度增加,躲过飞剑倒也不算难。

齐浩之虽然能够御使飞剑,但他不过练气二层的修为,又能坚持多久呢?

许春娘下定决心,等考核结束,领取了新一年的福利后,她要去买一本身法类的术法防身。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此次考核只考验术法的施放水平,并不在意术法的高低,在台上伪装石头的弟子顺利通过了考核。

只是这位弟子通过后,面上没有半点喜色,反而一脸沮丧,显然下面那些人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崔立看了眼下边的动静,面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穆师叔,弟子们闹出的动静有些大,要不要出言阻止?”

坐在上首的女管事睁开眼睛,她便是崔立口中的穆师叔,原来这位传功阁的管事,居然是一位筑基修士。

穆管事摇了摇头,“我逍遥宗,只要不涉及门规,不管弟子之间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出手干预。哪怕在内门都是如此。”

崔立点点头,他原本心里就有数,多问一句不过是为了确定罢了。

下边好些机灵的弟子也一直留意着众管事的动静,见他们根本不理会下边的情况,他们放下心来,点评起台上的演习,更是毫不客气。

“哟,这是金系术法,金甲术吧?”

“没错,我也是金系的,当时也看中了这个术法,只是上面将修炼难度比较大,我便选了另一本。”

“这金甲术施放后,能够让金灵气在全身覆盖,形成薄薄的一层甲胄,而金属性是五行中最坚固的灵气了,因此有了这层甲胄之后,倒也是攻守兼备。”

“这金甲术当真不错,一个术法却有两种功效。这恐怕是除了齐浩之的灵剑术外,最强的术法吧!”

许春娘抬头向台上看去,却是摇了摇头。

这金甲术确实强大,但消耗的灵气,也几乎是同阶术法的两倍之多。若是在实战中,只需要避其锋芒,等待他身上的灵气耗光,便可轻易取胜。

新弟子们一个接一个的上台演习,很快又出现了几个使用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