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相离

繁体版 简体版
勿相离 > 我辈女修当自强 > 第十七章 春生术的修行

第十七章 春生术的修行

隐灵决上说最多可以将灵气威压制三层,或许是因为许春娘的修为总共只有两层,所以现在只能压制两层。

如果撤去对灵气的压制的话,灵气威压又会立刻显露许春娘的真实修为。

“想要一直维持着对灵气的压制状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传功阁管事说起过,在与人动手时失去对灵气的压制后,便会暴露出真实修为……

除非,我能够在出手时也维持对灵气的压制!”

许春娘眉头深深皱起,这隐灵决的修炼倒是不难,难的是要在出手时维持对灵气的压制。

眼下许春娘修为尚浅,暂时不会有什么出手机会,但以后修为上来了,斗法是绝对少不了的。

在修真界,哪怕只一个练气初期,都得精通战斗,掌握斗法技巧。

看来隐灵决的修炼,是任重而道远啊!

许春娘轻叹口气,随着她心神的放松,她周身的灵气威压也随之增长,重新回到了练气一层的前期、中期、后期……

最后锁定在练气一层巅峰,不再增长。

“如果我只将灵气压制在这个程度,所耗费的精力倒是不多,甚至能分出大部分心神用来修炼,就是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

许春娘决定试一试,看看在这种情况下,她能够坚持多久。

她手指一翻,将记载隐灵决的玉简收起后,拿出了另一枚玉简,她要在这种状态下,练习春生术。

春生术虽然只练习了短短一周,许春娘已经可以随心所欲的施法。

在同时控制周身灵气的情况下,虽然不似平常那般如臂使指,仍轻松施放了出来。

“春生术是将体内灵力转化成温和纯净的木灵气,可以试试将这股木灵气一分为二,同时操控着对两株灵植使用。”

许春娘闭上眼睛,专心控制起木灵气来。

随着她的动作,平时在她手上极为老实的木灵气却不听使唤起来,原本平和的木灵力也变得狂躁,难以控制,往往还没等到她施法结束,便兀自消散了。

“不行,再来一次!”

许春娘重新尝试了一次,可和先前的结果一模一样,一旦她将那股纯粹的木灵气分开,原本平和的灵气瞬间变得暴躁不安,很快消散。

“再来!”

木灵气消散。

“再来!”

木灵气消散。

……

许春娘也不知尝试了多少遍,无一例外的全部失败了。

她面色逐渐变白,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

这种程度的训练,她已经适应良好了,平时根本不会像现在这么累。

归根结底,到底还是她必须时刻分出心神运转隐灵决之故。

“好累,才练了一个时辰吧……不行,有些头晕,我先休息下。不过灵气还没用完呢,在休息之前,把灵气先化作灵露贮存吧!”

反正打坐的时候,灵力也会缓慢的恢复。而灵雨术对她来说,根本不消耗什么精力。

两次灵气化雨用光了灵力后,许春娘合上双眼,开始专心恢复起来。

两个时辰后,许春娘睁开眼睛,精神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她继续起先前的练习。

修行无岁月,这一练习,又是一个月过去。

许春娘一边时刻维持着隐灵决的运转,一边练习着春生术。

然而经过这一个月的练习,春生术依然没有太大的进展。

除了她能够控制狂躁灵气的时间变得更长,她几乎没有其他收获。

根据春生术的记载,凝结出来的灵气必须是平和的,才能对灵植使用。

这种狂躁的灵气,绝对是达不到标准的,对灵植有害无益。

许春娘散去了在控制下仍然狂躁的木灵气,有些丧气的垂下头,春生术的练习陷入瓶颈,这是她入逍遥宗以后,遇到的最大的难题。

唯一能给她带来安慰的是,在这一个月持续不断的使用隐灵决中,她对隐灵决的熟练已经到了极高的程度。

在不与人动手的时候,许春娘能够将自身修为隐藏至最低限度。

而在出手使用术法时,她也能成功隐藏一层的修为。

“春生术不能再这样继续练习了!”

许春娘意识到,她的方向可能找错了。再这样练习下去,除了能够更熟练操控那些狂躁灵气,没有任何益处。

许春娘压下心中的焦急,沉下心回忆起之前的练习,每次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