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相离

繁体版 简体版
勿相离 > 我辈女修当自强 > 第四章 授课殿识字

第四章 授课殿识字

公安把看热闹的人赶出病房,让二人穿好衣服,连夜把这俩人带回了局里。

这可不是后世,偷个情什么的就是个道德问题。

这会儿伤风败俗、婚内出轨可是重罪。

要是在83年,周会中这种因为流氓罪判死刑都有可能!

赵家三兄弟也被请了回去,还是请。

首先是因为,大/小舅子打妹夫/姐夫本就是天经地义,只要没出事儿,公安一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清官难断家务事嘛!

要不然为什么很多人家不愿意娶家里兄弟多的女人。

兄弟是一个女人在婆家的底气。

兄弟给力,女人在婆家就少受欺负,反之亦然。

很多父母对儿子的期待都是长大了给你姐姐/妹妹撑起一片天,这可不是随便说说,这是对家里男孩子最真实的期待。

赵家三兄弟就是赵文君的坚实后盾。

其次就是,有人伤风败俗,见义勇为是每个公民的责任和义务。

所以三人是被很客气地请到公安局的。

从公安局出来,三人直接来到周会中家,强硬地把赵文君带了出来。

周会中和李丽云被扣在了公安局。

赵文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正在楼下洗衣服,却见自己的三个兄弟突然出现在面前。

“大哥!”、“二哥!”、“小弟!”

赵文君又惊又喜。

“你们怎么来了?”

她擦着手上的水,又擦擦额头上的汗,笑着问道,神情里又有怯怯。

赵文广看看那一大盆衣服,眉头越皱越紧。

他干脆蹲下身去一件件扒拉开。

满满一大盆衣服,没有一件是赵文君的!

有周会中的,还有他爹娘、妹妹、弟弟的。

不止有夏天的衣服,甚至还有冬天的,有内衣内裤。

赵文广一把掀翻木桶,又狠狠一脚踢在上面,木桶咣咣当当滚出去老远。

“二哥,你这是干什么?”

赵文君站在一边,身形瘦弱单薄。

她觉得有些委屈,更有些无助。

自家兄弟突然出现在面前,却一个笑脸都没有,还在她面前砸东西。

她就只能这么干巴巴站着。

赵文广站起来,把她干瘦的手放在手心里。

“二妹,哥是来接你回家的。”

他轻轻说道。

赵文君有些不敢相信。

她确实是后悔嫁到晋省,周会中的家人对她不好,天天冷嘲热讽,可她认命了。

除了就这么熬下去,还能怎么办呢?

好在周会中虽然冷淡,却也对她还行。

日子总能过下去的,回去了又能怎样,爹娘也不一定希望自己回去。

就算爹娘肯接受,兄弟们呢?妯娌们呢?

谁希望家里有个嫁不出去的姐姐/妹妹?

谁又愿意家里一直有个小姑子在?

赵文广不由分说,拉着她就往周会中家里走去。

赵文牧、赵文林走在前面。

跟昨晚一样,二人一脚踹开房门。

房门原本是锁着的,却被一脚大力踹开。

正围在一起吃鸡蛋糕的周会中爹娘、弟弟、妹妹,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一幕,举着鸡蛋糕的手还僵在半空。

“你们是什么人!”

周会中的父亲周启明站起来说道,老家伙胡子上还沾着蛋糕碴子。

赵文君手在颤抖!

是真的!这一家人把她支出去干活,自己躲起来吃好吃的!

两年了,她从来没有在这个家里见到过什么好吃的!对门的婶子好几次跟她说周家人又在吃什么好吃的,她还不敢相信!

想着这家人不至于这么坏!

据说有时候还是周会中买回来的!

她从来没有见到过,原来是真的!

赵文牧没有理会周启明,他一把抓过桌上的鸡蛋糕,狠狠摔在地上。

“这是谁买的?是不是拿我姐的钱买的?!”

他大声问道,就是要让赵文君看清楚这家人的丑恶嘴脸。

鸡蛋糕是周会中托人买的,昨天中午周会中母亲苗大花从医院里带回来的。

赵文牧当然知道。

“我儿子买的!关你什么事?你是谁?”

苗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