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相离

繁体版 简体版
勿相离 > 酒与枪 > 第19章

第19章

在好多年前,维斯特兰钢琴师刚开始作案的时候,FBI确实曾经派探员和侧写师来协助过调查,来过好多次,持续了好几年,但是依然一无所获。在巴特·哈代接手钢琴师的案子之后,FBI的人不再经常来了。可能无论是维斯特兰市警察局还是联邦警察最后都发现,没有人能比哈代gān得更好,也没有人能做得更差——无论如何,一切都没有意义。

汤米拎着骨锯,看着阿尔巴利诺把死者的脑子倒进一个器皿里,孩子气地噘着嘴摇了摇头:“等着看吧,我打赌钢琴师有勃起障碍——如果有人能抓住他的话。”

阿尔巴利诺微笑着,正要说什么,他的电话就忽然响起来:那是个奇怪的铃声,听着像是猫咪发情的时候发出的刺耳嚎叫,把他们两个都吓了一跳。阿尔巴利诺小声嘟囔了一句什么,把手里的脑子塞进了汤米的手里,开始手忙脚乱地摘下手套。

汤米捧着盆和盆里微微颤动的脑子:“啊?”

“是哈代警官的电话,我得接一下。”阿尔巴利诺语速很快地说道,钢琴师最新的案子没有什么进展,哈代那边忙得抽不开身,他好几天没听到对方的消息了。

阿尔巴利诺走得稍微离解剖车远了一点,接起了电话:“请告诉我是你确实抓到钢琴师了,巴特。”

他这句话可能是说得太劈头盖脸了一点,搞得哈代好几秒没反应过来。对方愣了一下,然后有的尴尬地回答:“不,没有……我们刚刚接到了报警,我怀疑钢琴师又作案了。”

阿尔巴利诺顿了一下,在自己的声音里注入适量的震惊:“什么?那他也太忙了吧?”

“我不知道——”哈代竟然磕巴了一下,“我是说、我也搞不清楚那个疯子在搞什么鬼,但是钢琴师再次作案是现下最靠谱的猜测了。阿尔,你绝对想不到:托马斯·诺曼也死了。”

事实其实并非如此, 巴特肯定不可能知道真相的。这一切只因为钢琴师选中了他早就选定的受害人,不反击一下实在是太没意思了。

阿尔巴利诺在汤米看不见的角度无声地微笑起来。

——那是一片水域。

这片水域位于一个庄园中,这是供富人们度假取乐的乡间别墅,大约坐拥三四英亩的土地,诺曼兄弟在几年前买下了这块地,用于躲避炎热的夏天。

这个庄园中有一片真正的树林,美丽的树荫之中有一条河流无声地淌过:这片水域就是这个地皮价格那么昂贵的主要原因。这个季节里平静的水面已经落了些落叶,还没到天太冷的时候,等到彻底入秋之后,金色和红色的叶子会覆盖住这片水域的每一寸水面。而现在,还是可以清晰地看见清澈的水下的情形。

水下沉着一样事物,或者不如说,水下倒悬着一具死尸:一根木头深深地插进水底的淤泥之中,而一个人影被倒钉在木桩之上,透过水面变幻莫测的光影,那不着寸缕的惨白躯体被波纹扭曲成奇怪的形状,看上去十分可怕。

阿尔巴利诺赶到的时候,眼前就是这样一幅奇怪的景象:哈代警官正心力jiāo瘁地指挥警员们试图把水下那具状况不明的尸体捞出水面,贝特斯举着相机站在湿滑的河堤上,也在指挥他麾下那群CSI为河堤cháo湿的泥土取证,但是两个人都一幅无从下手的样子。

而奥尔加·莫洛泽则站在更远一点的地方,那里突兀地停着一辆救护车。救护车车尾敞开的门附近站着一个人,而奥尔加正执着地把手里的一条橘huáng色安慰毯往那个人肩膀上披。

阿尔巴利诺走过去的时候,正听见那个人用实事求是的语气说着:“我真的没事,莫洛泽小姐,与其关心我还不如——”

阿尔巴利诺用一种愣愣的表情盯着他们两个,这不能怪他,毕竟眼前这个人出现得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了。他不可置信似的说道:“阿玛莱特先生?”

奥尔加闻声看向阿尔巴利诺,脸上带着一个过度欢快的笑容:“阿尔!”

估计,眼下这个新颖的谋杀案让她快乐极了。她是不是因为这种不妥当的表现才从FBI行为分析小组离职的啊?

而刚刚被奥尔加执着地披上那个毯子的人,正是几天之前在理查德·诺曼一案中与阿尔巴利诺他们有一面之缘的赫斯塔尔·阿玛莱特律师。他现在正用手指不耐烦地摆弄着蠢兮兮地小毯子的边角,皱着眉头看着阿尔巴利诺。

“这是怎么回事?”阿尔巴利诺走近救护车的时候忍不住问,“我听巴特说托马斯·诺曼先生也遇害了,但你怎么会也在这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