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相离

繁体版 简体版
勿相离 > 酒与枪 > 第11章

第11章

奥尔加赞赏地哼了一声,开始在她自己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阿尔巴利诺继续凌空比划,他用手做了一个刺穿的动作:“然后钢琴师把死者穿在了木桩上——他力气可真大——再用锐器打开了他的胸腹。你们看刀痕延伸到腹部的那个奇怪的弯曲,是因为死者被挂上去之后角度不佳造成了凶手力道的偏转。到了这个时候,死者的血差不多都要流gān了。”

阿尔巴利诺能想象那个场面,他自己不喜欢对受害人施加折磨,因为他们是工具,是画纸和颜料,工具只要合用就好,在作品形成之前不用费那么多的心思……但是他见过太多凶杀案了,他能栩栩如生地想象那个场景,就如同他亲手犯下的一样。

割开受害人的胸腔的那种温热的触感,心脏在近在咫尺的地方跳动。在这个时候,伸手去撕扯死者的心脏是一种诱惑吗?无论如何,钢琴师没有那么gān。

“他打开胸腔,然后勒死死者,然后再取出心脏。”阿尔巴利诺喃喃地说道。听上去有点不对……这个先后顺序很奇怪。

“我明白对于钢琴师来说绞杀必须是行凶的最后一步,”奥尔加显然也发现了问题,“那么为什么要先切开死者再绞杀?这样弄不好死者不就先死于失血过多了吗?他确实可以通过折磨受害人获得快感,但是快感重要到已经有可能破坏他qiáng迫症一般的杀人流程了吗?”

“除非,”阿尔巴利诺凝视着虚空,如同希望在那里看见另外一个杀手血腥的侧面。“他提前打开死者的胸腹是为了……噢!”

另外两个人没明白他在噢什么,阿尔巴利诺迅速地冲回流动解剖车旁,又一次把手埋进了死者的腹部。他们都能听见粘稠的暗红色鲜血推挤着他的手指发出的声音,这可有点令人不寒而栗。

“他在里面放了别的东西,肯定是在死者还活着的时候放进去的。”阿尔巴利诺语速很快地说,“应该是掉进死者的脏器之间了,我刚才没往这个方向想,肯定是没摸到……”

另外两个人睁大眼睛看着他,阿尔巴利诺的手又在死者的腹部摸索了一会儿,像是饥饿的人试图摸出隐藏的宝藏。片刻之后他又掏出一把东西:“这些——就在腹腔里,落到胃后面去了,我刚才没注意到。”

另外两个人凑过来,阿尔巴利诺鲜血淋漓的手上捧着一些完全被血浸成暗色的颗粒状物,他的手隔着手套也能感觉到它们滑腻而坚硬的触感。他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甚至,他已经知道为什么维斯特兰钢琴师要这样设计案发现场了。

真有趣,他在心中赞同奥尔加的说法,这个疯子竟然在他的现场里隐藏了这样曲折的、层层叠叠的隐喻,可惜或许警方永远不可能觉察到钢琴师想要表达的意思,这无疑是一种遗憾。

(虽然他心里有个小角落在幸灾乐祸,毕竟这混蛋抢了他挑好的受害者)

——但无论如何,他终于对那个连环杀手提起点兴趣了。

“这是什么?”贝特斯问道,无论如何,他看上去已经跃跃欲试地要把这玩意拿回实验室化验了,能从这个稳重的家伙的脸上读出跃跃欲试这几个字还真不容易。

阿尔巴利诺凝视着自己血淋淋的手,里面握着一掬谷物,带着点死尸腹腔里还残存的温暖。大概十二个小时之前,钢琴师也是这样把这东西塞进大诺曼的胃里,这是整个作品最重要的一部分,昭示着整个主题。

“小麦。”他低声回答道。

第4章 该隐之印 03

等到阿尔巴利诺和奥尔加到维斯特兰市警察局的时候,rǔ白色的阳光已经又一次流泻到了街道上。警察局里弥漫着一种方便食品、不好喝的咖啡和从人体表面满溢而出的疲惫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走进这栋办公楼,就可以从舌尖上尝到“绝望”两个字的实体。

他们两个是来给哈代警官送尸检报告的,这个上面有许许多多各式伤痕的尸体花了阿尔巴利诺五个小时。贝特斯已经带着一打证据袋回CSI的实验室了,他们有一阵时间不会见到他,除非他真的能在那些布片上找到有鉴定价值的指纹。

现在,整个警察局里显然都塞满了因为钢琴师的新案子一晚上没休息的警员,阿尔巴利诺和奥尔加来的路上一人买了一个自动贩售机三明治充饥,现在那冷冰冰的面包皮和无味的花生酱好像还牢牢地粘在他的上颚上面。

不得不承认,就算是在他这个年龄,在缺乏睡眠的情况下在无影灯下面站了一晚上也有些头重脚轻的,而疾步向他走来的哈代警官看上去更糟糕些——他的眼里布满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